記追隨林柏強學長工作的一件趣事

林柏強學長不但是我的學長,也曾是我的頂頭上司。那是1961年的事,那時他是艦隊指揮部聯絡室的主任,我是剛從“外語學校”畢業的聯絡官。林學長一點也沒有架子,聯絡室可說是一團和氣,工作非常愉快。他常談笑風生,也非常有機智。有關他的為人處事,《海俊通訊》85期39年班同學已有詳細的記述。

我想要補充的是一件頗為有趣的事。那時艦隊指揮部指揮官是崔之道將軍,副指揮官是黃震白。黃將軍英文造詣不錯,常對我們的英文譯稿批上他的評語,但只是他個人的看法,卻不一定是對。我就有過兩次捧著《韋氏大詞典》上去與他當面辯證,証明我的譯文用字並沒有錯。他頗為不快。

那時正好黃梅調的《梁山伯與祝英台》一片風靡台灣。有一天,黃副指揮官出了一個點子,公文夾中送下一則批示,要聯絡室將《梁》片中的“十樣藥引子”譯成英文呈閱。看過《梁祝》片的朋友也許會記得一兩句:“一要東海龍王角,二要千年瓦上雙,三……”。

林學長一看就知道副指揮官的用意。說來這不是一件公事,但卻是副指揮官的批示,我們不得不辦。林學長就說,無論我們怎麼譯,他都一定有批評,正好又可以貶我們一下!所以最好的辦法是我們不要自己譯。林學長也知道《梁祝》片有中英文字幕,據說英文字幕是美國新聞處香港辦事處的主任譯的。所以他就派了我與另一位聯絡官去看電影,把這“十樣藥引子”的中英文抄下來。我們也樂於接受這份差事,因為電影票是公費開支的。

這份差事說來也不太簡單,因為字幕一幌就過去了,所以我們商量:我記一、三、五單數,他記二、四、六雙數。幸好那時電影院不清場,我們就這樣連看了3場,才一字不漏地記了下來。所以我對《梁祝》片印象非常深,也有了一份特別的感情。我到現在還保存了一份《梁祝》片的VCD。

第2天,我們任務圓滿達成,趕快把譯稿呈上去。果然不出林學長所料,副指揮官在譯文上批了很多,還把我們叫上副指揮官室去說我們譯得不對。我們便很恭敬地向他報告:“報告副指揮官,這不是我們譯的。我們是從電影裡抄下來的,據說譯文是美國新聞處香港辦事處主任XXX譯的。”他一聽,想不到我們還有這一手!楞了一下,就自己找個台階下,說:“那也譯得不好嘛!”

回到聯絡官室,大家都哈哈大笑。這件事雖事隔幾十年,卻是記憶猶新。也足見林學長的幽默與機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