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想事成

心想事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陳有為

心想事成這句話常常被用來當作祝賀的用詞,以前我看到這句話也常常一笑置之,心想天下那有這麼好的事?但就有一位貴人送給我一本書,是日本作家大島淳一的:心想事成。這本書對我最有影響力的一句話是:想好事好事就會到來,想壞事壞事就會發生,我就像進了寶山,發現了寶藏似的天天在看這本書。

我對心想事成這句話再作深一層的思考,這才領悟到在物質世界之外,確實還有我們不知道的精神世界的存在,我們看不到也摸不著,可是它是存在的,其實在物質世界中也有看不到摸不看的東西,如電磁波,但我們還可以用儀器量度,証明它的存在。

在美國曾有人用實驗的方法証明精神力量的存在,這種力量甚至不受時空的限制,可說是:”無遠弗屆”。試驗是這樣的,取兩組病況相同的病人,其中一組病人請一組人為他們禱告,另一組病人則沒有人替他們禱告,這樣過一段時間後,發現被禱告的病人病情大有進步,沒有人為他們禱告的病人則沒有顯箸的變化。更奇妙的是受禱告的病人並不知道有人為他們禱告,禱告的這批人也沒有見到這些病人,距離很遠只有他們的名字而已!這是一項很真實而嚴謹的試驗。

日本有一位研究水結晶體的專家江本勝。他發現人的意向可以改變水的結晶,對著水說到愛與感謝時,水會呈現美麗的結晶體。反過來,如果對水說不好的話,例如說:我不喜歡你、討厭、或說:殺了你。水的結晶馬上會變成很混亂而難看的結晶。更奇妙的是無論你用那一種語言,其結果是一樣。甚至聽不同的音樂水都有不同的反應。江本勝另有一項更大膽的試驗,有一湖混濁的湖水經他安排一組人同心合力的禱告後竟轉為清澈。所以江本勝認為世界上的人如果大多數的人(不必全部)都對這個世界釋出善意,這個世界必會更為美好。他曾受邀在聯合國作專題演講,引起世界各國的注意,邀請他去演講。

我因此回顧一下過去幾十年的事,發現的確是有很多心想事成的事實,只不過當時沒有感覺到而已。因為心想事成並不是一想就成功,這種力量每個人不同,每個人能釋出的強度也不一樣,但是只要這種力量不斷的重複釋放,時機成熟時你想的事就自然的出現,常常是在你想不到的情況下出現。

先說一件有關我耍為母親更改名字的事,以往在中國大陸根本就沒有戶籍這回事,一個人的名字今天你是張三,明天你說你是李四也沒有人介意!我記得我父親除了出生時按輩份取了一個名字外,做事都是用另一個名字,還有別號。以我的記憶這些別號至少也有五、六個之多。我的母親原姓李名大桃,與父親結婚後,也許原來的名字不雅父親就另替她起了一個很淑女的名字:李淑珍。後來母親認了一個姓謝的義母,所以又另取了一個名字:謝淑君。而且在我離家前常常很喜歡用這個名字,所以在台灣填戶籍時我就填母親的名字:謝淑君。

70年代末兩岸通信才慢慢的放鬆,待我想伸請母親來台團聚時,才發現我的母親還是用她的本名:李淑珍,這下可慘了!

1

在台灣的戶籍我的母親是謝淑君,我的身份證上母親欄也是謝淑君。我不可能申請李淑珍來台團聚。我是家裡的獨子,多少年來我一直想念著要接母親團聚的心願可能要成空!所以首先我要在我的戶籍上為她更改名字,我寫了一份報告到戶政事務所,得到的答覆是:請提供原始戶籍証明。誰知中國大陸那時連戶籍也沒有,那有什麼証明!我找承辦人說明,承辦人一股官腔:這是規定,有証明才能辦。我雖然沒有辦法,但是心裡還是想著這件事,幾年後我從基隆搬到台北永和市,我想換了一個戶政單位也許不一樣,所以又上了一份陳情申請書,說明我母親謝淑君的名字是因為義母姓謝,原名是李淑珍。這次的批覆公文更妙說;請提供認義母証明文件!我也再去說明,以往認義母收義女也不過只是一句話,頂多請親友來吃一頓飯,互相交換一點禮物而已。那有什麼証明書。承辦人照樣說這是規定,沒有証明文件不能辦。到此好像是已進入死巷,但我還是在想接母親來台的這件事。

不久就有了心想事成的轉機,我在觀光局上班不久被點名要參加了一個公務人員講習班,其中有一節課是請當時的內政部長邱創煥先生來主持,下課前照例會留十分鐘給大家發問,我突然靈機一動,想何不把母親更改姓名的事請教他?部長很客氣馬上要我寫一份報告給他,他就在上面批了:戶政單位酌辦,的幾個大字,再簽上邱創煥三個字。

我拿到這個批示如獲至寶,很快的寫了一份申請書,連同部長的批示到戶政事務所,直接交給承辦人。這下真的是情形大不相同!他一看是部長的批示,對我就客氣多了,馬上拿著我的文件去找課長。課長一看非常客氣的走過來,請我過去坐在他的對面,我想他也許想我有部長的批示一定是來頭不小?所以語氣也特別客氣,他說:其實他也不能就憑部長的批示辦,不過有一個辦法:那便是我可以找兩個同鄉,到台北地方法院的公證處去辦一個公證,公證母親的原名是:李淑珍。有了這份公證書他們就可以合法的為我的母親更改姓名了。我當然馬上照辦,不到幾天就辦妥了幾年來無法解決的事。

這件事除了印證了心想事成外,也充份曝露出台灣基層公務人員的心:多一事不如少一事!反正也不是他家的事,他何必為別人解決問題!不知什麼時候公務員才能心存善念,真正能主動為人民服務?這也使我想起中國大陸的一個順口溜:有關係就沒有關係,沒有關係就有關係。不必笑大陸人,台灣也一樣。

現在我再補充另一件更奇妙的心想事成的事:

有兩件我想了多年的事,卻在一件非常偶然的事件中解決了!

其一;是我們到了台灣就禁止與大陸通信,我父親雖已過世但他以前是追隨孫中山先生北伐的國民黨軍官,我又到台灣,成了黑五類。據傳聞;她已受到共產黨多次的清算鬥爭,我常常做同樣的夢,夢到回去找我媽媽,卻被人追趕而驚醒。

其二;是我想出國留學深造,在海軍我的英文不好,我就設法進外語學校專修英文,但總是沒有機會,我決定退伍另謀發展,我在海軍官校成績不錯,向美國的大學申請入學,很多大學都提供我獎學金。但是太太說:你出國留學是不要錢,

2

但我們的家庭需要你有一份薪水的支持。一點也不錯,我要趕快找一份工作才行。我到基隆港務局找老長官,說明來意後老長官說;他正要找人,正要找一位信號台台長,我幹過通訊官正是他要找的人。他說你明天就來上班,我找工作就這麼順利。我在海軍做過多年的外事聯絡官,局長正缺外事秘書,所以我馬上又義務的兼任了外事秘書。不久局長應邀到三軍大學上課的講稿也是我在為他起草。外籍商船進出基隆港越來越多,要把原來中文的港埠指南譯成英文,這又是我的事。沒想到我很快的成了港務局的忙人。不過薪水只有一份!有人就笑我傻!

我才上班三個多月,一個非常特別的機遇出現在我的辦公桌上。我看到人事室傳閱的一份省政府的公函;聯合國提供台灣一位到國外進修電子航儀的獎學金,同時列出很多申請人應有的學經歷條件,我都完全具備。我馬上到人事室查問,我唯一不合的條件是港務局有一項規定;員工工作滿兩年才准報考進修,我才任職三個多月。人事室主任對我說;這項獎學金又不要港務局出錢,他完全支持我報考,真感恩我又遇到了貴人!就這樣馬上填好了報名表送程局長,第二天報名表局長只在上面批了一個大字:可。

這些都是上天的安排,更巧的事是筆試後的英文口試,主辦單位強調他們不承認托福,要自己辦口試。這就更妙了,當我進入口試室時,口試官竟是我在外語學校時的老師,她一看也就認出我是她的學生,口試變成談家常!這幾乎就注定了我的命運?她能不支持她的學生嗎?但我當時卻沒有這樣想!

全國只有一名的獎學金很快的就頒授給了我,在港務局我還是信號台台長,是因公出國進修,家裡還是有我一份薪水,連當時最反對我們婚姻的岳家,也不得不對我另眼相看!我的留學夢竟在想不到的情況下實現了。留學地點是在希臘的首都雅典,到雅典過沒多久,我心想這下我可以寫信回中國了吧!我想母親早就被清算鬥爭、掃地出門。人在那裡我也不知道!我的大姐曾在湖南的一個邊城小縣靖縣開一家診所,但我也沒地址,心想郵差應找得到診所。我很小心,因為我己被打為黑五類,怕又給大姐麻煩?信中我只說我是聯合國的學生,在希臘讀書,母親在那裡?還好吧?多年後我才知道這封信的確把大姐嚇壞了,拿到我的信她不敢開,拿著去見黨書記,書記問;是誰的來信你知道嗎?大姐有點怕怕的說;怕是我的老弟?他早年離家失去聯絡。書記說;那妳就打開來看吧。拆開後是聯合國留學生的來信,那時正是鄧小平大力主張改革開放的時候,有國外的關係反而是好事。這個小地方有史以來有國外的來信大姐家還是第一次,書記看了馬上非常客氣說:你回去吧沒事、沒事。我母親的回信很簡單,只有兩句話:很久沒有你的消息了,有錢就寄點來!想當年因為父親的早逝,她沒有錢給我讀大學,她沒有要我找工作賺錢養家,籌了一筆單程旅費,要我到廣州去找不要錢讀書的學校。我沒有辜負她的期望。真感恩我找到了她!我馬上寄上美金100元回去,這又轟動了整個小縣城,那時美金100元對他們像是天文數字(是他們告訴我的),大姐的全家都成了名人!我很感恩我的兩個心念,一次就在奇妙的機遇中先後實現了。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心存善念,心想好事,心想事成。使世界更美好!

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