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神與我擦肩

煙越來越濃了,大樓的空調系統已經停擺,玻璃窗是固定不能開的,我感覺到呼吸愈來愈困難,心想也許今天就要悶死在這裡面了……
很多人也許對2001年“911”恐怖分子劫機自殺攻擊紐約世貿大樓的慘劇記憶猶新,對我個人來說,更是終身難忘的又一次大震撼,當我在電視上眼看著兩座大樓先後倒塌,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,久久無法說出一句話來,因為我也曾經歷類似的情境。
1993年2月26日,中午12時18分,在世貿大樓工作的我,正取出便當盒準備午餐時,突然聽到一聲沉重的爆炸聲,感到大樓好像地震般震動了一下。我趕快跑到窗口看看是怎麼一回事,但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對,但很快地辦公室的電燈熄滅了一半。我覺得有點不太對,請秘書小姐打電話查詢,但電話已經不通了!秘書小姐馬上放下電話跑出去查看,才走到78樓的空中走廊(電梯轉乘的地方),已發現到處在冒煙,管理員正勸導大家趕快離開辦公室疏散。她氣急敗壞地跑回來向我報告,我馬上收拾公事包,鎖上辦公室,與秘書小姐跑到空中走廊,心想即使斷電,大樓的緊急發電機至少還可以維持兩部電梯運作,只需50秒即可以到達底樓。不料當我們到達空中走廊時,很多人已像平時一樣排隊在等候了,旁邊安全梯的門正在冒出黑煙。
觀望了幾分鐘,管理員大聲宣布電梯已完全不能使用,請大家走旁邊的安全梯下樓。我覺得事情可能不太妙,因為那麼多的人要走下78層樓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何況安全梯還在冒煙。大家並沒有被告知是怎麼一回事,所以似乎也不緊張,很多人還是有說有笑,慢慢地跟著走。我也只有強作鎮定跟著投入冒濃煙的安全梯。這時我想起在公事包內有一個口罩,原來是為了防寒的,馬上取出戴上。旁邊的人看看我,似乎覺得我過於緊張。
這樣下了十幾層樓,煙越來越濃了,大家被引導進入一層滿是電腦硬體的樓層,有人宣布因為下面煙太濃,情況不明,不能再往下走,請大家暫在這裡休息。
電腦室內煙是少一點,可是人卻是愈來愈多,煙也慢慢從天花板的縫隙中冒出。我看到每一個人的鼻孔下面都有兩條粗粗的黑線。我把口罩取下看看,外面也已一層黑灰。大樓的空調系統已經停擺,玻璃窗是固定不能開的,我感覺到呼吸愈來愈困難,而且又悶熱,心想也許今天就要悶死在這裡面了,唯一的方法是靜下來使身體少消耗一點氧氣。腦子裡卻像在放一捲快速倒轉的影片,很多親人的影子以及很多往事急速地出現,而又急速地消失!他們怎麼知道我正在一場生死的劫難之中?這樣過了半個多小時,…也許一小時,我已沒有心情再看手錶,時間似乎已失去了意義!人雖然多卻又靜得出奇,誰都明白實在也無處可以呼救。
終於有人說話了。他說現在可以下樓了,請大家跟著慢慢走,可是安全梯口擠滿了人,根本寸步難移。我幾乎是被旁邊的人抬起來在走,有時腳跟著不到地,才走不到兩層樓,突然全部安全燈也熄滅了。大家陷入一片黑暗,不過也沒有一個人叫喊,大家擠成一團不敢動。幸好這時有人拿出打火機與小手電筒照明,整個人龍才能繼續向下移動。打火機還能點得著也表示還有氧氣。局外人很難想像世貿大樓有兩萬多人上班,現在全擠到狹小的安全梯下樓的困難情況。就這樣一步一步,走走停停,前後花了兩個多小時才終於走到了一樓的出口。
也不管外面正在下雪,我趕快衝出去呼吸新鮮空氣。這時我才看到世貿大樓四周停滿了救火車與救護車,他們除了忙著救人外,一面引導我們還能走動的人疏散。
世貿大樓下面的地鐵站已被炸壞,我也沒有辦法再搭地鐵回家。叫了一部計程車,上了車聽到收音機的廣播,才知道世貿大樓地下停車場發生爆炸,幸好沒有起火燃燒!
上車前我先打了一個電話回家報平安,太太因為在家中沒打開電視看新聞,所以也不知道事態的嚴重。也幸好她沒有看,省掉了幾個鐘點驚心動魄的擔心。她說難怪有一個朋友打電話問她:「你先生還好吧?」她有點摸不著頭腦,就回答說:「他很好呀!」
回到家,被煙熏得灰頭土臉,連內衣褲都是黑煙灰,鼻孔全黑。三天以後咳出的痰還是帶有黑灰,醫生檢查除了因受驚過度血壓偏高外,其他情況都還正常。
我二天我也不能上班了,從報紙與電視新聞報導才知道,原來恐怖分子租了一輛小貨車,滿載炸藥在世貿大樓地下停車場引爆,把停車場炸了一個150乘60尺的大洞,貫穿了三層樓,停車場有六位員工失蹤、有幾百人送進醫院急救。
這次的恐怖攻擊有幾點值得一記。第一是美國人的排隊守法精神。在世貿中心遭受爆炸攻擊,大樓人員疏散的過程中,無論情況多麼危急,大家還是默默地保持排隊的秩序,不但沒有爭先恐後地擠推,遇有人不慎跌倒時,周圍的人馬上讓開扶持,所以四、五萬人除了被煙嗆傷或不慎撞傷外,沒有一個是被擠壓踐踏受傷。也有人說在紐約世貿大樓上班的人都是世界的菁英分子,可能也是原因之一。
第二,這次的爆炸案對美國對全世界都造成極大的震撼,幸運的是死傷人數卻不多。炸開的大洞通達一樓,但正好破洞的地方沒有人上班。更幸運的是由新澤西州來的一輛車,乘客在爆炸前幾分鐘已離開,另有一輛則在爆炸時尚未到站。這個車站被震得樓層整個下塌,如乘客沒有離開,必定被壓死無疑,其間只有幾分鐘之差,不能不說是奇蹟。
這次爆炸後世貿中心加強戒備,四周用大型水泥護牆圍起,停車場實施嚴格的檢查,大樓上班人員必須配戴有照片的出入證,但這也使賓拉登想出了劫機自殺攻擊的狠招。
事情過後,我除了感恩外,深深覺得每一天似乎都是額外賺來的,稱得上是死神與我擦肩而過。